百科辭海 >>所屬分類 >> 學習   

普通話

標簽: 普通話

頂[5] 發表評論(0) 編輯詞條
普通話普通話
目錄

普通話編輯本段回目錄

以中國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范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范的現代漢民族共同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后,為了加強政治、經濟、文化的統一,為了順利進行社會主義建設,決定把漢民族的共同語加以規范,大力推廣。1955年召開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和現代漢語規范問題學術會議,確定了民族共同語的標準,給普通話下了科學的定義,制定了推廣的方針、政策和措施。普通話的標準包括語音、詞匯、語法3個方面。普通話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北京語音主要指北京話的語音系統,不包括個別的土音部分。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北方話的詞匯是普通話詞匯的基礎和主要來源。以典范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范,所謂“典范”的著作,是指具有廣泛代表性的著作,如國家的法律條文,報刊的社論,以及現代著作家的作品等。現代白話文著作是相對早期的白話文著作來講的。普通話是現代漢語的標準語,是現階段漢民族語言統一的基礎,是現代漢語發展的主流和方向。 

普通話的演變歷史編輯本段回目錄

“普通話”這個詞早在清末就出現了。1902年,學者吳汝綸去日本考察,日本人曾向他建議中國應該推行國語教育來統一語言。在談話中就曾提到“普通話”這一名稱。1904年,近代女革命家秋瑾留學日本時,曾與留日學生組織了一個“演說聯系會”,擬定了一份簡章,在這份簡章中就出現了“普通話”的名稱。1906年,研究切音字的學者朱文熊在《江蘇新字母》一書中把漢語分為“國文”(文言文)、“普通話”和“俗語”(方言),他不僅提出了“普通話”的名稱,而且明確地給“普通話”下了定義:“各省通行之話。”上世紀三十年代瞿秋白在《鬼門關以外的戰爭》一文中提出,“文學革命的任務,決不止于創造出一些新式的詩歌小說和戲劇,它應當替中國建立現代的普通話的文腔。”“現代普通話的新中國文,應當是習慣上中國各地方共同使用的,現代‘人話’的,多音節的,有結尾的……”

漢語自古以來有方言同時也有共同語言。根據歷史記載,春秋時候孔夫子時代管共同語叫雅言。雅言以洛陽雅言為標準。孔夫子有三千多徒弟來自當時的各地,古代也有方言,各地的學生都講自己的方言,孔夫子講課的時候怎么能夠讓來自各地的學生都聽得明白呢?因為當時有共同語叫雅言,所以孔夫子在講學的時候用雅言,這樣交際沒有什么障礙。 

在漢代,共同語有了進一步的發展,當時管共同語叫做通語。各地講不同方言的人可以用通語進行交際,這是古代的情況。

晉代五胡亂華、衣冠南渡以後,中原雅音南移,作為中國官方語言的官話逐漸分為南北兩支。北方以洛陽雅言為標準音,南方以建康雅言為標準音。洛陽雅言屬于中原話,建康雅言屬于吳語。主流上以南方的建康雅言為正統。隋朝統一中國定都長安,編著《切韻》,音系為金陵雅音為主,參考洛陽雅音的綜合系統,因以南朝為正統政權。隋朝末期,揚州成為中國經濟最繁榮的地區,因此,揚州吳音也曾成為南方雅言的代表,但是,沒有得到官方語言的地位。

降及唐宋,即使在北方,口頭語言與書面語言的差別顯著增大了。富麗堂皇的唐詩中,已經采納了一些當時的口語。唐朝開始,江南成為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因此江南的蘇州吳音也成為南方雅言的一種通行語。由于政治中心在長安,長安話屬于中原話。因此,長安雅言也是北方雅言的標準音。到了宋代,漢文更出現了口語化的傾向。著名的大思想家朱熹的弟子所編的《朱子語類》,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朱熹使用宋代口語講授和談話的原貌。這證明即使像他那樣文化修養很高的士人,盡管還是用古文寫作,但平日的言談,甚至講授儒家經典,也已經不可能像六七百年前的北方庶民那樣,“其辭多古語”,但他作為“讀書人”,說的還是洛陽話。 及至南宋,首都建在臨安,因此,臨安雅言也成為標準音的一種。臨安雅言屬于吳語,但是臨安雅言中有很多中原話的痕跡,直至今天的杭州話也有中原話的痕跡。

元代時,首都在大都,因此,大都話也是一種通行語。由于元朝的統治者是蒙古人,不熟悉漢族文化,漢語的通行語繼承了宋代的南方雅言。

明代的時候,南京由于戰爭等動亂,南京話從吳語(南方雅言)轉變為江淮官話。明代以南京話為正統,南京話也是南方官話的代表。后來遷都北京,北京話也有一定通行度。明代北京話是在元大都舊北平話的基礎上,和移居北京的南京移民的南京話融合后形成,到清代又受到滿語的影響。江南的吳音開始以蘇州白話為主要代表。吳音繼承了南方雅言的地位,并且以當地強大的經濟實力成為中國通行的語言之一。王士性在《廣志繹》中說:“善操海內上下進退之權,蘇人以為雅者,則四方隨之而雅,俗者,則隨而俗之。”,吳音最流行的時候,上至士大夫,下至歌妓以說蘇白為榮。和官方“普通話”京白相對而言,蘇州白話在當時社會地位相當于民間的“普通話”。當時越南劇、昆曲、評彈都以蘇白為標準音,甚至一開始的京劇都曾使用過蘇白。

清代一開始,仍然以南京官話為正統。雍正年間(1728年)清設正音館,確立北京官話為官方地位。到了19世紀末也就是清朝末年,中國的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受到西方學術思想的影響,特別受到日本的影響。日本在明治維新前后大力推廣日本語的共同語,日本人把日本語的民族共同語叫做國語。國語這個詞本來是中國古代一本書的名字,日本人把國語當做民族共同語的名稱。19世紀末中國的文化生活發生很大變化,國語這個名詞得到傳播。 由于太平天國的戰爭,江南經濟開始衰落,吳音開始失去了標準音的地位。這樣,北京白話開始成為唯一的標準音。民國初期,北京官話被定為國語。

辛亥革命之后,為了發展中國的經濟、文化,在中國也開始推廣國語。國語這個詞在民國時期得到當時政府的承認,成為民族共同語的一個正式稱呼。1920年國語推行不到兩年就爆發一場當時名之為“京國之爭”(指京音和國音)的大辯論。問題的起因就在于國語標準音。因為在推行國語的熱潮中,經常發生京音教員和國音教員互相爭吵的事。他們的國語聽起來很不一樣,很多字的讀音也不統一,教的人覺得難教,學的人覺得很難學。于是有人(南京高師張士一)發表文章,主張“注音字母連帶國音都要根本改造”,應“先由教育部公布合于學理的標準語定義,以至少受到中等教育的北京本地人的話為國語的標準”。這個主張得到許多人的支持,特別在南方引起了強烈的反響,紛紛開會響應,甚至通過決議:“不承認國音,主張以京音為標準音”,“請教育部廣征各方面的意見,定北京語音為標準音”。后來,1913年“讀音統一會”擬定的“以京音為主,兼顧南北”的老國音就被修改為“純以北京話為標準”的新國音了。1932年根據新國音編纂的《國音常用字匯》由民國政府教育部公布,在《字匯》的序言中又對國音以北京音為標準的含義做了進一步的說明,即“”所謂以現代的確北平音標準音者,系指‘現代的北平音系’而言,“并非必字字尊其土音”。

近代的“普通話”一詞,是朱文熊于1906年首次提出的,后來瞿秋白等也曾提出“普通話”的說法,并與茅盾就普通話的實際所指展開爭論。經“五四”以來的白話文運動、大眾語運動和國語運動,北京語音的地位得到確立并鞏固下來。 

新中國成立后,1955年舉行的“全國文字改革會議”上,張奚若在大會主題報告中說明:

漢民族共同語從古至今有好幾種說法,有雅言、通語、官話、民國時期的國語。名稱不同,內容基本是一樣的。1949年新中國建立,中國走上完全新的階段,為了發展新中國的文化教育,我們也要推廣民族共同語,克服方言分歧造成的隔閡。在上世紀50年代,我們要推廣民族共同語,歷史上曾經有好幾個不同的名稱,我們叫什么呢? 

我們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各民族的語言文字一律平等,而民國時期的國語實際是漢民族的共同語,而不是其他少數民族的共同語。為了突出我們是一個多民族的大家庭,為了突出我們各民族語言文字的平等,所以經過深入研究,我們決定不采取國語這個叫法。如果叫國語的話,擔心會被誤解為把漢語凌駕于國內其他民族之上。 

經過研究最后決定叫普通話。

輕聲編輯本段回目錄

輕聲是指在普通話的詞和句子中,有些音節因受前后音節的影響而失去了原有的聲調,從而變成了一種軟而輕的調子。例如:爸爸(bà·ba)、點心(diǎn·xin)等,這類詞中第二個音節的聲調在實際讀音中變得輕軟模糊,便屬于輕聲。

輕聲在普通話中具有區分詞性和區別詞義的作用,如:兄弟(xiōng·di),指弟弟;兄弟(xiōng dì),指“指哥倆”。利害(lì·hai),指“厲害”、“程度很深”,是形容詞或副詞,如“疼得很厲害”;利害(lìhài),指益處或害處,是名詞,如“你應該明白這件事的利害所在”。

輕聲是由于音節讀音弱化,在音高、音長等方面產生的一種音變現象,可視為特殊的變調,不是一個獨立的調類。但是,輕聲音節除了調值明顯改變、音長變短而外,音強亦有所減弱,往往還引起了音色的某些改變,如韻母的發音變得比較含混,主要元音的舌位向舌面、央、中方向移動,不送氣的清塞音、清塞擦音聲母濁化等。如“哥哥”(gē·ge)一詞中,第二個音節念作輕聲,其聲母由清塞音變成了相對應的濁塞音,韻母由舌面、后、半高、不圓唇元音變成了舌面、央、中、中圓唇元音。

輕聲的讀法,一般來說是在陰平、陽平、去聲后面讀的調子比前一個音節要低,其調值可大致描述為短促的低降調;上聲后面的輕聲比前面的音節要高一些,其調值大致可描述為短促的半高平調。需注意的問題是,不能為了發輕聲而發生“吃字”、“吞字”現象。如:

非上聲+輕聲

胳膊 殘疾 葫蘆 八哥 相聲 瘧疾 先生 地下

上聲+輕聲

打扮 買賣 喇叭 枕頭 啞巴 姐姐 舌頭

1.大部分念輕聲的音節與其語法意義及詞匯相關,比如語氣詞“啊、吧、呢、嗎”等,名詞、代詞后綴“子、兒、頭、的、們”等,方位詞“上、下、里、頭、邊、面”等,動詞后面表示趨向的詞“來、去”等,助詞“的、地、得、著、了、過”等。

(1)音或重迭式的名詞,末尾的音節大多念輕聲。如:

媽媽 爸爸 婆婆 公公 奶奶 姥姥 嬸嬸 叔叔 姑姑

姐姐 哥哥 弟弟 妹妹 娃娃 太太 娘娘 爺爺 星星

舅舅 猩猩

(2)以“子、頭”為后綴的名詞,“子”一般念作輕聲,“頭”絕大部分也念作輕聲。如:

兒子 老子 廟子 桌子 凳子 椅子 盆子 盤子 瘦子

鏟子 爐子 鼻子 小子 褲子 鬼子 孫子 兔子 燕子

胡子 桃子 李子 曲子 屋子 鞋子 襪子 樣子 院子

胖子 領子 碼頭 盼頭 饅頭 舌頭 賺頭 兆頭 浪頭

想頭 芋頭 念頭 木頭 風頭 來頭 甜頭 姘頭 石頭 

搞頭 眉頭 指頭

(3)以“們”為后綴的表復數的人稱代語或指人的名詞性詞語中,“們”念作輕聲。如:

來賓們 女士們 祖先們 朋友們 人們 他們 咱們

記者們 先生們 后生們 同輩們 孩子們 你們 我們

警察們 官員們 商人們 工人們 農民們 她們

(4)以“上、下、里”等為后綴,僅表方位意義的詞語或詞素,其后綴一般念輕聲。如:

路上 面上 頂上 早上 晚上 炕上 臺上 座上

表面上 墻上 座上 樹上 課堂上 腳下 樓下 車下

底下 地下 屋里 心里 背地里 夜里 廠里 家里

(5)以“頭、面、邊” 為后綴構成的合成方位詞,其后綴一般念作輕聲。如:

前頭 后頭 外頭 下頭 上頭 后頭 里頭

前面 后面 里面 外面 側面

外邊 左邊 西邊 北邊 前邊 右邊 南邊里邊

后邊 東邊

(6)語氣助詞“嗎、呢、吧、啦”,動態助詞“著、了、過”,結構助詞“的、地、得”等,均念作輕聲。如:

走嗎?好嗎?你呢?哪兒呢?看過 完了 走著 用的

疼嗎?走嗎?她呢?難受嘛!走過 過了 想著 吃的

苦嗎?要嗎?我呢?吃完啦!吃過 喝了 樂著 穿的

仔細地看 困得不行 美麗的姑娘

(7)附著于中心詞之后的趨向動詞作補語時,念作輕聲。若中心詞與趨向動詞之間插入了“不、得”時,“不、得”念作輕聲,趨向動詞一般改念原調。如:

起來 看出 拿出來 看上 說出來

起不來 看不出 說不出來 拿得出來 看得上

拿不出來 看不上 起得來 看得出 說得出來

(8)重迭動詞連用時,重迭的音節念作輕聲;若重迭連用的動詞中間插入了“一、不”時,“一、不”念輕聲,重迭音節念原調。如:

走走 看看 說說 吃吃 笑笑 遛遛

走一走 看一看 遛一遛 說不說 吃不吃 笑不笑

2.部分詞語中讀輕聲的音節具有分辨詞義、詞性的作用。該音節若讀原調,則詞義有所改變。如:

兄弟xiōng·di/xiōngdì 買賣mǎi·mai/mǎimài

地道dì·dao/dìdào    冷戰lěng·zhan/lěngzhàn

老子lǎo·zi/lǎozǐ    利害lì·hai/lìhài

龍頭lóng·tou/lóngtóu  大意dàyi/dàyì

裁縫cái·feng/cáiféng  實在shí·zai/shízài

大爺dà·ye/dàyé     本事běn·shi/běnshì

對頭duì·tou/duìtóu   東家dōog·jia/dōngjiā

犯人fàn·ren/fànrén   門道mén·dao/méndào

報告bào·gao/bàogào   多少duō·shao/duōshǎo

3.有些詞語中的輕聲音節是約定俗成的。如:

(1)陰平+輕聲

檳榔 差事 攙和 風箏 玻璃 巴掌 巴結 家伙 哆嗦

嘀咕 衣服 芝麻 周到 思量 書記 舒服 休息 張羅

交情 寬綽 作坊 妖精 饑荒 公家 稀罕 生日 秧歌

支吾 招呼 花哨 家伙 邋遢 包袱 燒餅 薪水 折騰

(2)陽平+輕聲

節氣 勻稱 妯娌 年月 盤算 枇杷 籬笆 活潑 玄乎

狐貍 學生 挪動 拾掇 年成 麻煩 神仙 蛤蟆 石榴

玫瑰 涼快 蘿卜 棉花 黏糊 朋友 奴才 神甫 云彩

笤帚 行李 折磨 蘑菇 能耐 財主 柴火 殘疾 門面

(3)上聲+輕聲

扭捏 腦袋 口袋 老爺 老婆 擺布 嘴巴 指頭 瓜子

小姐 已經 指甲 主意 委屈 喇叭 講究 打發 打聽

響動 囑咐 喜歡 體面 穩當 點心 伙計 打扮 啞巴

女婿 首飾 爽快 養活 灑脫 眼睛 牡丹 耳朵 馬虎

(4)去聲+輕聲

自在 忘性 嚇唬 相公 力氣 漂亮 算盤 隊伍 地方

豆腐 風數 痛快 念叨 笑話 熱乎 丈夫 志氣 鑰匙

月亮 正經 做作 位置 秀氣 上司 悟性 告示 厚道

動靜 熱鬧 便當 下場 屁股 利落 闊氣 親家 意思

柵欄 勾當 地方 報酬

輕重格式

普通話音節在詞組結構中并不是讀得一樣重,而是有輕重區分,但輕與重是相對而言的,其輕重格式大致為重、中、次、輕、輕四級。在實際發音中,如果不能比較準確地掌握普通話的輕重格式,聽起來就會帶有明顯的方言腔調。掌握輕重格式的方法,在于要多聽、多辨別、多練習,從而形成正確的語感。

1.雙音節詞語的輕重音格式

(1)“中-重”格式居多。如:

天津 北京 廣播 關隘 人民 專家 配樂 田野 流水

花草 索要 到達 奉承 白云 正確 遠足 清澈 藍天

決斗 認真

(2)“重-中”(即“重-次輕”)格式。如:

正月 戰士 記者 作家 困難 書記 設施 合同 意義

知識 道理 農民 參謀 意志 現象 氣氛 編輯 消息

(3)“重-輕”格式。如:

丈夫 老婆 人們 東西 鑰匙 蘿卜 丫頭 太陽 活潑 

蘑菇 耳朵 傻子 甘蔗 提防 聰明 風箏 溫和 功夫

2.三音節詞語的輕重音格式

(1)“中-次輕-重”格式居多。如:

解放軍 文學院 哲學系 郵電局 電信局 壓力鍋

日光燈 共產黨 控制器 馬蘭花 展覽館 西紅柿

播音員 西方人

(2)“中-重-輕”格式。如:

老頭子 大姑娘 巧媳婦 花骨朵 胡蘿卜 老伙計

打牙祭

(3)“重-輕-次輕”格式。如:

孩子們 朋友們 姑娘家 先生們 女人們 弟兄們 伙計們

3.四音節詞語的輕重音格式

(1)“中-次輕-中-重”格式居多。如:

流行音樂 高等學校 駟馬難追 逆水行舟 江山多嬌

高樓大廈 時裝表演 百煉成鋼 成都地圖 趾高氣揚

(2)“中-輕-中-重”格式。如:

糊里糊涂 拉拉扯扯 拖拖拉拉 上上下下 大大小小

吃吃喝喝 地地道道 歡歡笑笑 喜氣洋洋

(3)“中-次輕-重-輕”格式。這類詞匯口語居少。如:

半大小子 拜把兄弟 閨女女婿 如意算盤

練習

繞口令

聾子、籠子、蟲子

聾子提籠子,籠子裝蟲子,蟲子咬籠子,聾子捉蟲子。

小車拉石頭 

大車拉小車,小車拉石頭,石頭掉下來,砸了小腳趾頭。

喇嘛和啞巴

打南邊來了個喇嘛,手里提拉著五斤鰨目,打北邊來了個啞巴,腰里別著個喇叭。南邊提拉鰨目的喇嘛,要拿鰨目換北邊兒別喇叭的啞巴的喇叭,啞巴不樂意拿喇叭換提拉鰨目的喇嘛的鰨目,喇嘛非要拿鰨目換別喇叭的啞巴的喇叭。喇嘛掄起鰨目抽了別喇叭的啞巴一鰨目,啞巴摘下喇叭打了提拉鰨目的喇嘛一喇叭,也不知是提拉鰨目的喇嘛抽了別喇叭的啞巴幾鰨目,還是別喇叭的啞巴打了提拉鰨目的喇嘛幾喇叭。只知道,喇嘛燉鰨目,啞巴嘀嘀嗒嗒吹喇叭。

郭伯伯

郭伯伯,賣火鍋,帶賣墨水和饃饃。墨水饃饃裝火鍋,火鍋磨得墨瓶破。伯伯回家交婆婆,婆婆掀鍋拿饃饃。墨水饃饃滿火鍋,婆婆坐著默琢磨,莫非是外國產品摩登貨。

天上日頭

天上日頭,嘴里舌頭,地上石頭,桌上紙頭。大腳骨頭,小腳趾頭,樹上枝頭,集上市頭。

桃子、李子栽滿院子

桃子、李子、梨子、栗子、橘子、柿子、檳子、榛子、栽滿院子、村子和寨子。刀子、斧子、鋸子、鑿子、錘子、創子和尺子,做出桌子、椅子和箱子。

兒化


 
普通話中有許多詞匯的字音韻母因卷舌動作而發生音變現象,這種現象就叫做兒化。兒化了的韻母就叫“兒化韻”,其標志是在韻母后面加上r。兒化后的字音仍是一個音節,但帶兒化韻的音了一般由兩個漢字來書寫,如芋兒(yùr)、老頭兒(lǎotóur)等。

兒化是否使韻母產生了音變,取決于韻母的最末一個音素發音動作是否與卷舌動作發生沖突(即前一個動作是否妨礙了后一個動作的發生),若兩者發生沖突,妨礙了卷舌動作,兒化時韻母發音就必須有所改變。

普通話中除er韻、ê韻外,其它韻母均可兒化。有些不同的韻母經過兒化之后,發音變得相同了,故歸納起來普通話39個韻母中只有26個兒化韻。

在普通話中,兒化具有區別詞義、區分詞性的功能,如“頂”作動詞,“頂兒”作名詞;“一點”是名詞指時間,“一點兒”作量詞,是“少量、少許”的意思。在具有區別詞義和辨別詞性作用的語境中,該兒化處理的地方一定要兒化,否則就會產生歧義。但在廣播語言中尤其是政治類、科學類、學術類的節目中,對語言的嚴謹程度要求較高,要盡量少用兒化;在書面語言或比較正式的語言環境中也不宜多用兒化。

還有一類兒化是表示喜愛、親切的感情色彩。如:臉蛋兒、花兒、小孩兒、電影兒。

表示少、小、輕等狀態和性質,也常常用到兒化。如:米粒兒、門縫兒、蛋黃兒。

在實際的兒化韻認讀中,兒化音與其前面的音節是連在一起發音的,不宜分解開來讀(即不可把后面的“兒”字單獨、清晰地讀出)。但在詩歌散文 等抒情類文體中,有時為了押韻的需要,可單獨發兒化韻的音,如“樹葉兒,月牙兒”。

1.以a、o、ê、e、u(包括ao、eao中的o)作韻尾的韻母作兒化處理時,其讀音變化不太大,卷舌動作與其本身的發音沖突不大,所以兒化時直接帶上卷舌音色彩即可。其中,e的舌位稍稍后移一點,a的舌位略微升高一點即可。如:

a→ar:哪兒nǎr  手把兒shǒubàr

ia→iar:葉芽兒yièyár    錢夾兒qiánjiár

ua→uar:畫兒huàr      浪花兒lànghuār

o→ou:粉末兒fěnmòr     竹膜兒zhúmór

uo→ror:眼窩兒yǎnwōr    大伙兒dàhuǒr

e→er:小盒兒xiǎohér     硬殼兒yìngkér

ue→uer:主角兒zhǔjuér    木橛兒mùjuér

ie→ier:石階兒shíjiēr    字帖兒zìtiěr

u→ur:淚珠兒lèizhūr     離譜兒lípǔr

ao→aor:小道兒xiǎodàor   荷包兒hébāor

ou→our:老頭兒lǎotóur    路口兒lùkǒur

iao→iaor:小調兒xiǎodiàor  嘴角兒zuǐjiǎor

iou→iour:小球兒xiǎoqiúr   頂牛兒dǐngniúr

2.韻尾音素以i、ü為主要元音的韻母作兒化處理時,因i、ü開口度較小,舌高點靠前,i、ü此時又是韻腹不能丟去,故與卷動作有沖突。處理的方法是先增加一個舌面、央、中、中圓唇元音,再在此基礎上卷舌。如:

i→ier:鍋底兒guōdǐr  柳絲兒liǔsīr  玩意兒wányìr

ü→üer:ih 小曲兒xiǎoqǔr 毛驢兒máolǘr 有趣兒yǒuqǔr

3.韻尾音素為I的韻母作兒化處理時,因I的發動作與卷舌有所沖突,兒化時韻尾I丟失,在主要元音的基礎上卷舌。舌位在有的主要元音,由于受卷舌動作的影響,舌位向央、中方向后移。如:

ai→ar大牌兒dàpáir    窗臺兒chuāngtáir

ei→er:同輩兒tóngbèir  寶貝兒bǎobèir

uai→uar:糖塊兒tángkuàir 一塊兒yīkuàir

uei→uer:口味兒kǒuwèir  一對兒yīduìr

4.韻尾音素為n的韻母作兒化處理時,因為n的發音妨礙了卷舌動作,所以兒化的韻尾n音要丟失,在主要元音基礎上卷舌。原來舌位在前的主要元音,兒化后其音的舌位向央、中方向后移,主要元音妨礙卷舌的i、ü時,要增加一個舌面、央、中、不圓唇元音,再在此基礎上卷舌。如:

an→ar:頂班兒dǐngbānr     傳單兒chuándānr

en→er:虧本兒kuīběnr     命極兒mìnggēnr

ian→iar:雞眼兒jīyǎnr     路邊兒lùbiānr

in→iar:用勁兒yòngjìnr     手印兒shǒuyìnr

uan→uar:好玩兒hǎowánr     拐彎兒guǎiwānr

uen→uer:皺紋兒zhòuwénr     開春兒kāichūnr

üan→üar:圓圈兒yuǎnquānr     手絹兒shǒujuànr

ün→üer:合群兒héqúnr     花裙兒huāqúnr

5.以舌尖前元音-I或舌尖后元音-I作韻尾的韻母作兒化處理時,因其發音的開口度小,且舌尖已接近齒背或前硬腭,已妨礙了卷舌動作,故兒化時應將其變為舌面、央、中、不圓唇元音,再在此基礎上進行卷舌。如:

-i→er:找刺兒zhǎocìr    柳絲兒liǔsīr

-i→er:樹枝兒shùzhīr    找事兒zhǎoshìr

6.以nag為韻尾音素的韻母作兒化處理時,nag的發音部位在后(并不妨礙卷舌動作),但由于nag是鼻音,發音時口腔中沒有氣流通過,所以卷舌時就不能形成卷舌特點。故作兒化處理時要將nag音完全丟失,再在主要元音的基礎上卷舌。若主要元音妨礙了卷舌動作的話,就增加一個鼻化的舌面、央、中、不圓唇元音,再在此基礎上卷舌。如:

ang→?r:茶缸兒chágāngr     藥方兒yàofāngr

iang

i?r:小羊兒xiǎoyángr    菜秧兒càiyāngr

uang→p>eng→(e上面小波浪)r:跳繩兒tiàoshéngr    竹凳兒zhúdèngr

褲縫兒kùfèngr

ong→(u上面小波浪)r:小洞兒xiǎodòngr    抽空兒chōukòngr

酒盅兒jiǔzhōngr

iong→ü(e上面小波浪)r:小熊兒xiǎoxióngr

練習

繞口令

小雜貨攤兒

我們那兒有個王小三兒,在門口兒擺著一個小雜貨攤兒,賣的是醬油、火柴和煙卷兒、草紙、還有關東煙兒,紅糖、白糖、花椒、大料瓣兒,雞子兒、掛面、醬、醋和油鹽,冰糖葫蘆一串兒又一串兒,花生、瓜子兒還有酸杏干兒。王小三兒,不識字兒,算賬、記賬,他凈鬧稀罕事兒,街坊買了他六個大雞子兒,他就在賬本上畫了六個大圓圈兒。過了兩天,人家還了他的賬,他又在圓圈上畫了一大道兒,可到了年底他又跟人家去討賬錢兒,雞子兒的事早就忘在腦后邊兒。人家說:“我們還了賬。”他說人家欠了他一串兒糖葫蘆兒,沒有給他錢兒。

小哥倆兒

小哥倆兒,紅臉蛋兒,手拉手兒,一塊兒玩兒。小哥倆兒,一個班兒,一路上學唱著歌兒。學造句,一串串兒,唱新歌兒,一段段兒,學畫畫兒,不貪玩兒。畫小貓兒,鉆圓圈兒,畫小狗兒,蹲廟臺兒,畫只小雞兒吃小米兒,畫條小魚兒吐水泡兒。小哥倆,對脾氣兒,上學念書不費勁兒,真是父母的好寶貝兒。

練字音兒

進了門兒,倒杯水兒,喝了兩口兒運運氣兒,順手拿起小唱本兒,唱一曲兒,又一曲兒,練完了嗓子我練嘴皮兒。繞口令兒,練字音兇,還有單弦兒牌子曲兇,小快板兒,大鼓詞兒,越說越唱我越帶勁兒。

白胡子老頭兒

打南邊來了個白胡子老頭兒,手拉著倍兒白的白拐棍兒。(重復一遍)

上小鎮兒

二月二,上小鎮兒,買根煙袋兒不通氣兒,回來看看是根棍兒。

一條褲子七道縫兒

一條褲子七道縫兒,橫縫上面有豎縫兒,縫了橫縫縫豎縫兒,縫了豎縫縫橫縫兒。

學畫畫兒

小小子兒,不貪玩兒。畫小貓兒,鉆圓圈兒;畫小狗兒,蹲小廟兒,畫小雞兒,吃小米兒;畫個小蟲兒,頂火星兒。
 


變調
 
普通話的音節在連續發出時,其中有一些音節的調值會受到后面的音了聲調的影響,從而發生改變。這種現象,就叫變調。

普通話的變調主要分為上聲變調,“一”、“不”變調,去聲變調。

1.上聲變調

普通話上聲音節在單念或處于句尾以及處于句子中語音停頓位置時,沒有后續音節的影響,即可讀原調。在其它情況下一般要作變調處理,具體分為:

“上聲+非上聲”→“半上+非上聲”

上聲音節在非上聲音節(陰平、陽平、去聲、輕聲)之前,上聲音節的調值由降升調變成只降不升的低降調,丟掉了本來要上升的后半段,變成了半上聲(“半上”)。

如:

(1)上聲+陰平

首都 眼睛 火車 禮花 雨衣 省心 警花 捕撈

老師 主編 把關 貶低 餅干 補充 打針 產生

取消 法規 反思 感激 廣播 海濱 抹殺 領先

法官 紡織 廠商 北京 表彰 啟發 緊張 減輕

(2)上聲+陽平

古人 祖國 補償 乞求 可能 廠房 起床 品嘗

旅行 舉行 火柴 海洋 典型 導游 表達 狠毒

打球 斧頭 漂白 改革 搶奪 簡潔 取材 語言

賭博 搞活 考察 企圖 可憐 解答 理由 反常

(3)上聲+去聲

本質 法律 北部 百貨 小麥 講話 美術 狡辯

稿件 保證 保護 寶貝 女士 盡量 理發 嘔吐

女士 美麗 法院 跑步 野兔 鼓勵 可是 采購

請假 恐嚇 渴望 暖氣 改變 腐敗 鞏固 馬路

(4)上聲+輕聲

口氣 奶奶 姥姥 嫂嫂 馬虎 打扮 本錢 耳朵

底下 里面 外頭 主子,影子 本事 姐姐 講究

點心 臉面 暖和 骨頭 伙計 買賣 點綴 腦袋

喜歡 老婆 老爺 老實 枕頭 晚上 早晨 爽快

(如果后面的輕聲音是由上聲變來的,那幺前面的上聲大部分變為半上,少部分變為陰平,如“打掃”、“想想”等。)

(5)“上聲+上聲” →“陽平+上聲”

兩個上聲相連時,前面一個上聲音節調值由降升調變為與陽平調值相當的高升調。

保險 保養 黨委 盡管 老板 本領 引導 古老

敏感 鼓舞 產品 永遠 語法 口語 島嶼 保姆

遠景 北海 首長 母語 小姐 懶散 水井 廠長

指拇 古典 簡短 飽滿 感慨 輔導 粉筆 反感 

(6)三個上聲相連的變調

三個上聲音節相連,詞語的組合可以有不同的層次。層次不同,上聲的變調情況也不相同。

①第一類情況叫做“雙單格”,亦稱為“2+1”結構。它指在該詞組中前兩個音節的意義關系密切,這樣前兩個上聲變成“直上”,即調植,第三個上聲讀原調。即(上聲+上聲)+上聲→陽平+陽平+上聲。如:

演講稿 跑馬場 展覽館 管理組 水彩筆 蒙古語

選取法 古典舞 虎骨酒 洗臉水 往北走

②第二類情況叫做“單雙格”,亦稱為“1+2”結構。它指在該詞組中后兩個音節的意義關系更密切,這樣第一個上聲變為“前半上”,第二個上聲變為直上,第三個上聲讀原調。如:

史小姐 黨小組 好小伙 跑百米 紙老虎 李廠長

老保姆 小兩口 冷處理 很友好 旅黨委

③第三類情況叫做“單三格”,亦稱作“1+1+1”結構,它指在該詞組中三個音節的意義關系都相近。這樣第一、第二個上聲變成陽平,第在個上聲讀原調。即上聲+上聲+上聲→陽平+陽平+上聲。如:

緩減免 軟懶散

在實際應用中,我們還會遇到三個以上或者更多上聲音節相連的情況,我們可視不同詞語的內部組合情況而將它們劃分為若干個二字組或三字組,然后按以上歸納的變調規律來進行變調處理。例如:“豈有此理”就可劃為“豈有”、“此理”兩部分,分別作變調處理。

2.“一、不”的變調

在目前的普通話改革中,“七、八”已趨向于不變調,所以,我們只分析“一”、“不”的變調情況。

“一”的單字是陰平,“不”的單字調是去聲。它們在單念或處于詞尾、句尾時讀原調,如“二00一”、“統一”、“你不”、“不”等。“一”作序數表示“第一”的意義,不變調,而在其它情況下就要做變調處理。

(1)“一”,“不”在去聲音節前面都要變調,都要變成陽平調值

下面的“一”全讀為“yí”:

一致 一再 一定 一律 一瞬 一共 一帶 一向 一色

一道 一并 一路 一趟 一樣 一面 一類 一陣 一貫

一度 一概 一味 一共 一切 一半 一旦 一意 一月

一笑

下面的“不”全讀作“bú”:

不是 不錯 不賴 不測 不干 不妙 不看 不累 不怕

不跳 不要 不叫 不罵 不被 不去 不便 不必 不定

不論 不屑 不愧 不料 不用 不對 不斷 不過 不論

不肖 不顧 不但 不利 不上 不下 不嫁

(2)“一、不”在非去聲音節(陰平、陽去、上聲)前,“一”變讀去聲,“不”不變調,仍念去聲

下面的“一”全讀作“yì”:

一早 一晚 一朝 一夕 一心 一生 一齊 一同 一直

一瞥 一覽 一連 一些 一般 一舉 一晃 一起 一時

一群 一條 一行 一天 一批 一家 一體 一經 一瓶

一廂 一回 一身 一張 一如 一年 一曲 一發 一縷

一首

(3)“一”夾在動詞中間,讀人輕聲;“不”夾在動詞中間、形容詞中間或動詞補語中間時,讀作輕聲。如:

走一走 遛一遛 看一看 寫一寫 想一想 讀一讀

試一試 說一說 買不買 來不來 讓不讓 要不要

吃不吃 想不想 去不去 氣不氣 賣不賣 好不好

難不難 美不美 丑不丑 搞不懂 摸不清 看不見

辯不明 起不來 拿不起 輸不起 上不來 下不去

走不動 吃不下

注:也有一些教材把夾在動詞補語中的“不”的讀音歸類為次輕音。

認讀以下短語和短文中“一”“不”的變調:

不露聲色 不可一世 不明不白 不偏不倚 不大不小

不痛不癢 不計其數 不打自招 不置可否 不即不離

不秀不朗 不毛之地 不上不下 不共戴天 不倫不類

不卑不亢 不折不扣 不屈不撓 一朝一夕 一絲不掛

一絲不茍 一五一十 一竅不通 一塵不染 一蹶不振

一文不值 一手一足 一起一落 一去不返 一字不漏

不見得 不曉得 不值錢 不像話 不自量

不等式 不要緊 不銹鋼 不過意 不動產

不成器 不成文

繞口令

三個人一齊出大力

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一個姑娘來摘李,一個不小孩來摘栗,一個小伙兒來摘梨。三個人一齊出大力,收完李子、栗子、梨,一起提到市?心一意,表里如一,言行一致,埋頭苦干;情緒不能一高一低,一好一壞,一落千丈,一蹶不振。

3.去聲變調

兩個去聲音節相連,前面的去聲變調為“半去”,調值,不降到底,并且,有時會影響到后面的去聲起點比第一個去聲略低。若三個去聲音節相連時,前面兩個去聲都變調為,最后的去聲音節讀原調。如:

笑料 立刻 電扇 大會 電話 炸藥 赤道

氣力 介紹 照相 教室 算術 借鑒 故事

號召 概要 跳躍 大躍進 看電視 賣設備

要藥費 奧運會 大陸架 擴大會 炮艦隊 錄像帶

4.帶迭音后綴的形容詞的聲調

由詞根附加迭音后綴構成的形容詞,迭音后綴部分的實際讀音,大多念陰平。如:

綠油油 紅彤彤 濕漉漉 鬧嚷嚷 鬧哄哄

毛絨絨 慢騰騰 軟綿綿 沉甸甸 灰蒙蒙

亮堂堂 文縐縐 火辣辣 

容易混淆的發音編輯本段回目錄


f與h
 
部分方言區的發音中f、h有些混淆。比如“戶(hù)”發成了“富(fù)”、“黃(huáng)”發成了“房(fáng)”。糾正的方法,一是采用“記字法”,二是分清楚、發準確的“f”和“h”兩個音,其實這兩個音的發音部位和發音方法是有較明顯的區別的。
 
 

n與l
 
如四川方言區分不清普通話n與l的區別,例如“男(nán)”和“蘭(lán)”與“女(nǚ)”與“侶(lǚ)”。要克服這個毛病,可采用“記字法”,即從字典或相關教科書上選出具有代表性的字音,利用代表字類推,從而掌握其它字的發音。如以“尼(ní)”為代表字類推,凡是帶有“尼”聲旁的字如“妮、泥、昵”都發“ni”的音,只是聲調不同而已。總的來說,“n”聲母的字比“l”聲母的字少,只需記住n聲母的常用字,其余的就發l了。如:

那、乃、奈、南、腦、撓、內、尼、倪、你、鳥、念、捏、聶、孽、寧、紐、農、奴、諾、懦、虐

以上這些代表字都發n聲母。
 
 

zh ch sh與z c s
 
南方部分方言區的方言發音中沒有zh、ch、sh的音,所以大凡碰到zh、ch、sh的音都統統發成了z、c、s的音,如“吃(chī)”的音發成了“疵(cī)”的音,“照(zhào)”發成了“皂(zào)。”可采用“記字法”來克服這個毛病。
 
 


--------------------------------------------------------
摘自《播音主持論》

附件列表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詞條

下一篇方言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5

收藏到:  

詞條信息

nz2009
nz2009
舉人
詞條創建者 發短消息   

相關詞條

?
bbin网站网址 - www.bbin大全